当前位置:马来特美容两名铊中毒学生九成毒素被排出 有望完全恢复护肤DIY
两名铊中毒学生九成毒素被排出 有望完全恢复护肤DIY
2022-09-23

副标题#e#

昨天是两名铊(ta)中毒大学生在北京朝阳医院接受治疗的第10天。经过两次的全身血液灌流治疗,两人的情况好了许多。昨天,朝阳医院职业病科主任郝凤桐首次对记者披露了收治两人的全过程。与此同时,中国矿业大学也首次发布了投毒者的情况,“只因无人理睬,他用6毫升硝酸铊毒倒了3名同学”。

两患者昨天上网看新闻

朝阳医院的职业病科设在医院东北角的一栋三层小楼内。病房在三层。记者昨天上午赶到病房时看到,两位中毒大学生都住在邻近科主任办公室旁边的病房内。房间里共住了3位病人,两位中毒大学生躺在靠近门边的两张床上。每个人的身边都有一到两位家人在陪伴。看到有记者出现,两个孩子略略向内侧转身,其中一个还用床单蒙上了头。

记者注意到,中毒孩子的头发都有不同程度的脱落,特别是头顶下部脱落得更加明显。不过两人的神志非常清醒,而且做起、翻身等动作也比较顺畅。

救治两位学生的医生告诉记者,两个孩子目前情况恢复很好,昨天一早还在中毒后首次上网看了看报道此次中毒案件的新闻。对其中某篇报道中说的不太准确的地方,两人还表示了不满。这位医生笑着解释说:“这说明他们两人的精神和刚中毒时相比,已经好了很多,而且他们还能用鼠标了,也说明他们神经受损害的部位正在恢复。”

看到记者来到病房,陪伴两位孩子的亲属表现得非常谨慎,他们随即关上了病房门,并拒绝了记者拍照。

#p#副标题#e# 两次血液灌流帮孩子排毒

“是两位中毒学生的家长直接带着孩子找到我这里来的。”昨天,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主任郝凤桐对记者详细讲述了此次救治两名铊中毒学生的全过程。

铊中毒多为投毒

今年6月11日,正值郝凤桐主任当班,一早,当他正准备出诊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开,几名焦急万分的家长搀扶着两名学生模样的孩子走进了诊室。“医生,孩子是铊中毒,一定要救救他们。”

郝凤桐立即对孩子进行初步诊断。两名中毒学生都是刚上大一的男生,今年才19岁。5月30日以来,逐步出现了行走困难,全身肌肉无力等症状,连翻书的力气都没有。而且他们的头发都严重脱落,一名学生三分之二的头发都没有了,另一名也脱了五分之一。

从事职业病诊断已经20多年的郝凤桐,不禁揪住了心:铊中毒!这种急性中毒极其罕见。搞了一辈子职业中毒救治的郝凤桐,也仅在1990年之后才接触到这种中毒形式,而且接诊的例数不超过5例。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他曾经接诊或是会诊过的铊中毒病例中,几乎百分百都是由于投毒而造成的。

郝凤桐立即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病所取得联系,才大致了解到这两个孩子患病的原因。3名铊中毒大学生,一名现在河北石家庄治疗,已被证实为铊中毒。和他同时吃饭出现症状的这两名中毒学生,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建议下,来到了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科求救。

尿铊超标千倍以上

“情况十分紧急,我们当天就给两个孩子做了检查,发现他们的尿液中铊含量严重超标。”郝凤桐回忆说,这两个孩子的尿铊检测显示,一个超标1000倍,一个超标1400倍。虽然目前无法知道两人到底摄入多少铊量,但仅从尿液排泄中的铊量来看,已能充分证明,两名中毒者的体内都存有大量铊,属于严重中毒病状。

血液灌流去毒

两名中毒学生在朝阳医院职业病科住院的第二天,郝凤桐为他们进行了第一次的血液灌流治疗。

所谓血液灌流治疗,是把连接灌流仪器的一端插入中毒者的大腿根部,然后把他们的血液慢慢抽取出来,并经过一个吸附装置,将他们血内的铊吸附出去,然后再将去毒后的血液重新回输到患者体内。为了防止血液凝固,在抽取过程中,还需要使用防止血液凝固的药物。整个灌流过程需要4个多小时。

第一次血液灌流后,郝凤桐惊喜地发现,两人尿铊超标已大幅度降低。6月14日,郝凤桐又为两人进行了第二次的灌流治疗。经过两次灌流后,两人目前体内的铊只留下了很少的一部分,检测显示两人都只超标100倍。由于人体有自我排泄的功能,所以预计在两周到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内,这些铊就能彻底排除出去。

两三周后出院

“看他们现在的恢复情况,我们预期两三周之后就能出院了,”郝凤桐说,如今两人都能独立上厕所,行动上问题不大。出院后两人还需要继续接受康复治疗。由于铊主要对人体神经造成伤害,会影响人体的运动、感觉等功能,因此两人还需要在家人的协助下,逐步练习点鼠标、打字、刷碗等日常生活行为。

“他们恢复成正常人的希望非常大。”看着两人恢复良好,郝凤桐非常欣慰:此次中毒事件,由于发现时间及时,治疗也及时,加上患者本身的身体状态也很健康,所以并不会对两人造成太大影响。

感谢医院拒绝采访

两个孩子中毒后来到朝阳医院就诊,他们的家长也一直陪伴。昨天上午,看到记者来到病房,其中一名中毒较重者的父亲特别赶来向记者表达了他们对朝阳医院的感激之情。“我们非常感谢郝主任能为我们专门腾出病房来,感谢薛医生每天察看孩子病情发展,也感谢小谢护士对孩子的精心照顾。”说完,这位父亲向着医生们深深鞠了一躬。

由于怕正在接受治疗的孩子受到影响,尽管医院和孩子家长进行了多次沟通,但两名学生的家长仍然拒绝了媒体走入病房和中毒学生面对面采访的要求。

#p#副标题#e# 牛某已经能下地走路

中国矿业大学徐海学院党委书记刘坚告诉记者,截至6月19日,在石家庄接受治疗的牛某已经可以下地走路、进食少量流食。该院接诊的主任医师吕士君昨天在记者采访时称,在该院接受治疗的患者也发生了脱发现象,但语言能力等尚好,由于发现的尚不太迟,目前病情“趋于好转”。患者家属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用注射器给同学下毒

调查向同学茶杯中注入硝酸铊

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王建平告诉记者,犯罪嫌疑人常某与铊中毒的3名大学生牛某、李某、石某为徐海学院机电系材料专业06级的同班同学,常某性格内向,对3名受害人经常一起玩耍而不理睬自己心存不满,并认为他们歧视自己,遂怀恨在心。

5月22日,常某以非法手段从外地获取了250克剧毒物质硝酸铊,5月29日16时许,常某用注射器分别向3名受害人的茶杯中各注入2毫升硝酸铊,导致了3名受害人铊中毒。

5月31日起,3名受害人陆续出现呼吸痛、下肢疼痛等症状,便相约去徐州两家医院看病,因铊中毒病例罕见,未查出原因。6月8日,3人分别回家治疗,其中牛某在石家庄中医院经专家会诊,9日初步诊断为铊中毒,随即采血样送北京进行检验。

与此同时,牛某告知医生还有另外两位同学和他一样,也有类似病症。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随即通知江苏省疾控中心,省卫生厅通知徐州市疾控中心。学校在与徐州市疾控中心研判确认二人疑似铊中毒后,立即安排专人陪同他们去北京就诊。

应对矿大拉网排查1.3万学生

据悉,6月9日21时,矿大再次召集紧急会议,立即在文昌校区对所有学生进行展开排查。当晚,学校组织相关学院对居住在文昌校区的1.3万余名学生连夜进行拉网式排查,未发现疑似病例;该校后勤处和后勤集团责令有关餐厅立即停业,食物进行封存,次日由徐州市疾病控制中心取样送检;校医院立即对近期学生就诊情况进行排查,经排查,也没有疑似病例。

据介绍,6月10日上午,该校除研究落实对3名中毒学生就诊方面的问题外,还决定从10日起,由后勤部门会同徐州市防疫部门立即对全校的大小食堂、餐饮摊点进行拉网式排查。

对话剩余铊已全部被警方收缴

昨天,校方就一些大家关心的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记者:铊作为一种管制性很强的剧毒物质,国家对铊的管理很严格,必须凭相关证明通过有关部门审核才能取到,投毒者常某是如何取得铊的?剩余铊是如何处理的?

校方:嫌疑人常某是通过非法的途径从四川某化工厂获得了250克硝酸铊。后警方在学校的教室中起获了常某藏匿的剩余铊,同时还根据常某的交代和指认获取了被常某丢弃的作案工具,所有剩余的铊已全部被警方收缴。

记者:3名大学生为什么没有一起集中接受治疗?

校方:牛某是河北石家庄人,石某是徐州铜山人、李某是山东临沂人。由于身体出现了不适,牛某的家庭从医的人很多,所以牛某返回当地去接受治疗,后牛某被初步确认为铊中毒后,学校和另外两名学生的家长将另外两人随后送到北京进行治疗。

记者:救治过程中产生的费用目前如何处理的?

校方:虽然该3名学生学校都给买了保险,但因为是投毒事件,因此不在保险公司的理赔范围。学校会积极配合受害学生的治疗。至于以后的治疗费用要等此案审结,最终通过法律途径确定。